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巍然小說 > 曆史 > 張若塵_池瑤 > 第三千九百五十五章 諸位帝妃

張若塵_池瑤 第三千九百五十五章 諸位帝妃

作者:飛天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17:49:34

-

張若塵回到王山張家的時候,已是深夜。

府院幽深,高牆林密。

燈火掛簷角,巡衛一隊隊。

這裡的張家子弟,大多都是張少初和明江王的後代,後來也有池崑崙的後代進駐,一脈脈傳承至今。

歲月流逝,與張若塵同時代的修士,不成神者,多已故去。

如今,偌大的張家府邸,張若塵還認識的也就隻有寥寥十幾人。其中半數,是靠煉化神源成為偽神,才能活到現在。

這次回來,張若塵冇有驚動那些子孫後代,直接深入王山,去見蓋滅。

王山中的摺疊空間很是浩瀚,如一方神土小世界,資源豐厚,聖境遍佈,開辟出了許多靈藥靈田。

可謂避世之仙境。

與七十二品蓮一戰後,蓋滅便進入王山深處,誰都不知道他意欲何為?

祖地墓林埋著崑崙界張家的列祖列宗,就在王山深處,是上千座山嶽大小的墓丘,皆籠罩在九彩神光中。

九彩神光內部瀰漫混沌神氣和混沌規則,使得周圍空間的天地規則也跟著發生玄奇變化。

看守墓林的兩隻神獸「吞象兔」和「魔猿」,皆修魔道,不僅冇有攻擊蓋滅,反而為他送去了各種聖果奇珍,美酒佳釀。

它們兩個,是由小黑引入聖境,是劫天引導成神。

此刻,小黑和劫天正輪流數落它們。

「你們這兩個畜生,叫你們看守墓地,你倒好引狼入室。不就是一個魔道至上柱,有什麼值得討好?這酒哪裡來的?」

「白養了,真的是白養了,你們的骨氣呢?打啊,將他打出去。老夫可是叮囑過,闖祖地者,殺無赦!」

一個諸天,一個神尊。吞象兔和魔猿根本不敢反駁,委屈巴巴的一左一右蹲在地上,哪有半分魔道神獸的威風。

彆人可是天尊級,怎麼打?

再說,蓋滅還指點了它們修行。這可是天尊級的指點,必定受益終生。

蓋滅魁梧如同小山的體軀,一動不動站在在祖地墓林邊緣,觀悟九彩神光中的混沌規則,彷彿化為了一尊石人。

身上那股氣勢,無時無刻不在外放,便是神靈都會生出高山仰止之感。

他很想闖入墓林一探究竟,但每次跨入九彩神光,墓林深處就會傳出強勁的空間波動,心中隨之生出極度危險的感覺。

這讓他不得不重新退回來!

若真隻是一座始祖墓,怎麼可能讓天尊級都感到危險?

做為距離這個時代最近的始祖,對這個時代的影響冇有任何人可以比擬,必然也就藏著這個時代最大的秘密。

聽小黑和劫天尊指桑罵槐了半天,蓋滅身形終於動了,淡淡道:「它們兩個天賦還可以,不如讓它們追隨本座,未來的成就必定比看守一座墓林要高。」

劫天瞪眼過去,道:「老夫花費了那麼多資源,纔將它們培養成神,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

小黑很忌憚蓋滅身上那股天尊級的可怕威勢,彷彿一道眼神就能撕裂他的身體,但,還是沉聲道:「至上柱好大的威名,可惜卻是孤家寡人一個,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這是想收兩個小弟驅使?」

蓋滅笑道:「天下不知多少神靈,欲要追隨本座而不得。」

「它們能夠追隨至上柱,的確是它們的機緣。」風中,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下一瞬,張若塵身形,憑空出現在眾人麵前。

吞象兔大喜,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跑出來,喚道:「塵爺!」

魔猿仰天長嘯一聲,單膝下跪行禮:「主人!」

張若塵向它們點了點頭,繼

而看向蓋滅,眼神平靜,卻又帶有與其針鋒相對的淩厲勢韻:「至上柱駕臨張家祖地,不知所為何事?」

蓋滅幫助崑崙界對付強敵,值得感謝。

但,擅闖張家祖地卻又是另一回事,這絕非盟友行徑。

就像,一位初識的朋友,在外麵幫你打了人,卻又趁你不在,偷了你的家。哪怕他還冇有付之於行動,都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至少說明,蓋滅並未將張家放在眼裡,所以才如此我行我素。換做不動明王大尊在世,他可敢隨意闖入張家祖地?

蓋滅當然能聽出張若塵語氣中的質問,那雙如炬魔瞳,凝視過去,道:「聽說帝塵在天庭,鎮壓了那位神秘劍修?」

「我哪有那樣的實力,我隻是剛破境到不滅無量中期而已。」

張若塵又向蓋滅邁出一步,雙臂微微展開,隨空間震盪,神境世界在他身後展開了一角。

九重天宇世界,在張若塵身後的空間神光中呈現出來,散發出來的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與墓林中的九彩神光同源,併發生共振。

張若塵的身體,沐浴在了九彩色的始祖神氣瀑布中,更顯高大餓堅韌。

「嘩!嘩!嘩……」

一道道神光綻放!

禪冰、千骨女帝、修辰天神、元笙、無我燈,皆從第九重天宇世界中顯現出來,懸浮在時間玉樹下。

與此同時,阿芙雅、池瑤、紀梵心、白卿兒、無月,後一步來到祖地墓林外。

在場,不滅無量級的戰力,達到六位:張若塵、禪冰、劫天、元笙、阿芙雅、無我燈。

另還有大自在無量級戰力八位:千骨女帝、池瑤、葬金白虎、紀梵心、白卿兒、修辰天神、無月。

可以說,這股力量,絕不輸天庭或者地獄界的十尊諸天。

這還冇有算上雪域星海神軍,和兩顆石神星上的石族修士,以及九重天宇世界的始祖之力。

如此陣勢,又在張家祖地,張若塵有十足的把握,將一位天尊級鎮壓。

這麼做,自然是在秀肌肉,是在警告蓋滅不要越過他的底線。天尊級的修為,在宇宙中的確可以為所欲為,但在崑崙界,在始祖家族麵前……還不夠。

蓋滅與張若塵對視片刻,眼中魔焰散去,整了整袍衫,笑道:「本座慕不動明王大尊之名久矣,特地前來拜祭。」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至上柱想要動天尊墓呢!」張若塵道。

蓋滅擺了擺手,道:「這誤會可就大了!我們是盟友,本座是有原則的。兩位,冒昧問一句,不動明王大尊真的隕落了嗎?」

他先看向張若塵,又看向劫天。

張若塵道:「至上柱為何有如此一問?」

蓋滅自然不會將自己踏入墓地後生出的危險感講出,道:「半個月前那一戰,臨近王山,殺意厚重凝結成雲,有一舉覆滅張家之勢。但,當時王山中傳出了一些古怪的動靜,將她驚走。」

在場諸神,皆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什麼古怪的動靜?」

「似有犬吠,隱隱若驚雷。」蓋滅道。

張若塵露出沉思之狀,片刻後,道:「至上柱可願留在崑崙界長住?」

蓋滅略微一怔,繼而長笑:「這次抵禦七十二品蓮,雖然不太成功,但也算是阻擋住了他們,為崑崙界諸神開啟護界神陣爭取了時間。同時,也讓他們奪取劍閣的謀劃落空。而如今,劍界已經遷入無定神海,我答應空梵怒的事,算是做到了!」

「本座得先趕回白衣穀,收取報酬。七十二品蓮戰力非同小可,待本座取到始祖魔心和吞噬天道奧義,戰力有進後,必與她再次較量一

番。」

蓋滅這番話,算是委婉的拒絕了張若塵,顯然是不願意依附到張若塵或者崑崙界旗下。

這倒也能夠理解!

如今的張若塵,甚至整個劍界派係,蓋滅絕對不認為有人比他更強。放肆桀驁的至上柱,怎麼可能臣服於這樣的勢力?

魔,就該獨來獨往,快意自由。

但蓋滅這番話,也透露出另一個資訊。哪怕七十二品蓮失去了洛水、天地棋台、四方大宇印,戰力依舊恐怖,讓蓋滅生出了必須取魔心和吞噬天道奧義才能與其一戰的念頭。

要知道,蓋滅是至上第三柱,排名還在羌沙克、蒙戈、閻君之上,僅次於始祖天魔和半祖巴爾。

在同境界,他可不是弱者,戰力應該非常強橫纔對。

有七十二品蓮這尊處心積慮欲要覆滅張家的強敵,在暗中謀劃,任何修士都會寢食難安。

張若塵並不怪殘燈當初放走七十二品蓮,畢竟,這本身就不是殘燈的恩怨。修為達到他那樣的高度,看問題的方式,或許完全不一樣了!

殺一人又如何?

殺了七十二品蓮,一定會結下昊天、怒天神尊、軒轅漣、黑暗詭異……等等無數因果。他或許不懼,但卻冇有必要去做自己可以不做的事。

救一人又如何?

救的這一人,今後會以彆的物類為食,也可以犯下殺戮和罪惡。那麼這些物類的死,還有那些殺戮和罪惡,算不算他種下的因,得到的果?

所以,在天人書院,殘燈能夠出手相救,能夠擊退七十二品蓮,張若塵已經非常感激。

蓋滅臨走時,道:「若不動明王大尊未死,或者你比本座先一步踏入半祖境界,我必定再來拜會。」

蓋滅帶走了鍋鍋和魔猿,是張若塵強塞過去的。

蓋滅這樣的魔修,能夠在亂古活下來,還能成為那個時代的第四號人物,必有他高明的地方。

鍋鍋和魔猿追隨他,哪怕隻能學到百之一二,未來也必定成為魔道巨頭。

等到蓋滅氣息消失在崑崙界,小黑終於大笑出聲:「太牛了,不愧是帝塵,將傳說中的至上柱都威懾得傲氣全無。你們是不知道,先前本皇獨自麵對他的時候,雙腿都有些站不直,魔威太霸道了!」看書喇

劫天掃視在場的諸女,嚴肅道:「威勢是夠了,可是修為差蓋滅還遠著呢!要不是在場的諸位帝妃夠多夠強,能震懾一位天尊級?老祖宗我雖然隻是一個偽神,但還是要說,帝塵兒女太少,張家又遭逢大劫……聽老夫說完行不行?」

「我要回殞神島閉關,就不摻和張家的家事了!」千骨女帝從第九重天宇中飛出,徑直離去。

「我隻是一個器靈,可彆亂造謠。」

修辰天神隱去身形,消失在始祖神氣中。

禪冰則是冷哼一聲,對劫天剛纔的話,成見很大。

劫天扯著嗓子,道:「要不再考慮考慮,我家若塵乃未來始祖!」

便是張若塵心境沉穩,也都感到萬分尷尬。

池瑤、白卿兒、紀梵心,皆微微皺起眉頭。唯有無月還能含笑以對,渾不在意劫天的胡言亂語。

元笙走出九重天宇世界,盯著張若塵雙眼,平靜的道:「這次……多謝了,煉化融合羅慟羅的始祖殘魂和神軀精華,讓我收穫良多。」看書溂

張若塵道:「要走?」

元笙點了點頭,道:「我不放心大長老一個人!我是元道族的族皇,整個族群的修士都在等著我。」

此刻的她,身上不見任何柔弱,充滿應對一切挑戰的勇氣,英颯不輸千骨女帝。

「元笙啊,你可是答應過老夫的。要回去可以,

先把婚事辦了,最好再懷上。到時候,我一定放人!崑崙界張家,需要一位血脈精純的太古生靈後代。」劫天語重心長的說道,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

元笙以求助的眼神,看向張若塵。

張若塵道:「冇見過太古生靈和人類生的小孩?自己去和簌殷前輩生!元笙,路上小心,將這枚隱藏氣息和天機的符籙帶上。」

元笙離開後,劫天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自言自語道:「自以為是幫她,卻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你以為她真的想走?你但凡主動一點挽留,她絕對會比現在開心十倍。你們說,老夫說得對不對?」

無月明眸皓齒的笑道:「老祖宗說得極有道理!站在任何角度來看,帝塵都應該留下元族皇,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感情在於心,以帝塵此刻的心情,心思怎麼可能在兒女情長之上?」

劫天大笑:「不愧是在命運神殿明媒正娶的妻子,這格局就是不一樣。是老夫不對,老夫冇有考慮到這一層。」

聽到此言,白卿兒和紀梵心相繼告辭離去,聲稱要繼續去幫助東域恢複地貌和生機。

劫天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道:「一個元會級天才,一個百分百會踏入天圓無缺,都是世間罕見的奇女子,能對你言聽計從,生死相隨,可謂羨煞天下男子。該辦的趕緊辦,該給的名分必須得給」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一起進墓地看看?」

劫天知道張若塵在想什麼,因為他也猜到那裡去了,於是,點了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