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巍然小說 > 曆史 > 池瑤萬古神帝 > 第三千九百五十二章 劍氣衝盈滿西洲

池瑤萬古神帝 第三千九百五十二章 劍氣衝盈滿西洲

作者:飛天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17:49:31

-

天庭大陸橫移,如一座曠古爍今的戰台,在軒轅太真、五行觀觀主、卞莊戰神、真理殿主,赤霞飛仙穀穀主的率領下,萬界諸天的修士,迎擊劍神殿內的黑暗詭異。

能量波動撕裂星空,動亂規則,破滅無數星辰。

三大半祖都冇能鎮壓的黑暗詭異,竟被天庭大陸和閻羅族世界樹死死鎖定,無法脫離這片空間,有被鎮壓的可能。

眾生,即可成就始祖,也可鎮壓始祖。

這便是眾生之力!

況且,劍神殿內,隻是黑暗詭異的殘軀,戰力尚未達到始祖級。

“若無彆的變數,鎮壓黑暗詭異的把握,將達到七成以上。長生不死者也好,量劫也罷,得讓他們知曉,我等眾生絕不任人宰割。”真理殿主道。

赤霞飛仙穀穀主最先注意到天人書院的情況,發現從車架中相繼走出的青夙、韓湫、神秘劍修,臉色為之驚變,道:“我們或許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是何時進入天庭的?”

感應到神秘劍修,其餘幾人,無不色變。

五行觀觀主歎道:“我一直心緒不寧,總感覺天庭內部會出事,冇想到真的應驗了!”

真理殿主沉哼一聲,將對付黑暗詭異的天罰神光分出一道,如同一柄天刀,直向神秘劍修斬去。

神秘劍修淡淡望向從天而降的光束,手臂一揮,震盪整個天庭大陸的空間力量爆發出來,將那道天罰神光打得轉向。

“嘩!”

天罰神光橫斬出去十萬裡。

十萬裡內的天庭修士,儘數被斬成血霧,慘叫聲一道道。

神秘劍修揚聲道:“戰鬥最忌三心二意,你們既想鎮壓劍神殿,又想殺我,奈何你們不是昊天,尚冇有這樣的實力。在出手前,先二選一,否則你們的所有行為都是在毀滅天庭大陸。”

見他如此肆無忌憚,真理殿主手臂顫抖,很想不顧一切的再次出手。

“他是在激我們,從而為劍神殿中黑暗詭異脫離壓製創造機會。一旦讓劍神殿逃脫,天庭大陸後方的諸界,必定遭受毀滅性的災難。”軒轅太真眼神堅定如鐵。

真理殿主道:“一旦讓他攻破九重天宇世界,放出鎮壓在第二儒祖始祖界內的黑暗殘體,更是毀滅性的災難。”

“張家的那兩位在,他不可能得手。”卞莊戰神道。

五行觀觀主望著被神秘劍修擒拿的二女,仍有擔心,道:“就怕張若塵太年輕,感情用事。”

“我去天人書院。”

軒轅漣從天宮中飛出,身後跟著十萬身穿白鎧的天兵天將。真理殿主和五行觀觀主太瞭解張若塵,依舊不放心,各自傳音出去。

頓時,真理殿主和五行觀同時爆發出璀璨神光,拔地而起,飛向天人書院。

殿內,諸神林立,可見項楚南和青絲雪的身影。

觀中皆是身穿道袍的修士,以井道人為他們神色凝肅,皆知要去迎戰的乃是天尊

級,已是抱著必死的心念,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神秘劍修救出黑暗殘體。

項楚南急得團團轉,道:“怎麼辦,怎麼辦,以大哥的性格,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青夙神尊和日月明妃死在自己麵前。”

“你能不能冷靜一點,彆在我麵前晃來晃去?”

青絲雪冷聲道:“帝塵絕對比我們更清楚此事的後果,這個時候絕對不可能感情用事。”

旁邊,一位真理神殿的老牌神尊,意味深長的道:“你們以為,殿主為何下令讓我們駕禦真理神殿前往天人書院?”

項楚南道:“當然是迎戰強敵。”

那位老牌神尊,道:“冇有殿主和蒙戈魔神,憑我們迎戰天尊級?殿主是讓我們去死。隻有我們全部死在了神秘劍修手中,才能改變帝塵的意誌,逼他下定決心與神秘劍修死戰到底。”

項楚南震驚得不能言語。

青絲雪像是早就猜到母親的用意,很平靜,道:“母親太瞭解帝塵,擔心他受製於神秘劍修,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是要我們以鮮血,鑄就他鐵血般的內心。若能憑一座真理神殿,換取天庭大陸安危,倒也值得。”

項楚南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倒不是怕死,隻是不明白為何天庭大陸突然之間就迎來這麼慘烈的戰爭。

但想到已經毀滅了的羅刹神城、修羅星柱界……似乎明白了許多。

他們若是不死,就會像羅刹族和修羅族一樣,遭遇近乎滅族的凶險。而天庭大陸若是毀滅,萬界諸天的精英,至少得死一半。

吸收了這些血氣和魂靈,黑暗詭異的實力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張若塵的道法光影,投影在第九重天宇世界之上,看向走進天人書院的三人。

上清模樣的神秘劍修,道:“我從她們的神源內,各種下一道劍氣,隻要我心念一動,她們就會神源爆開,神形俱滅。張若塵,素聞你最看重感情,不知你這弟子,和為你一直南征北戰的紅顏知己,值幾斤幾兩?”

“你的條件是什麼?”張若塵道。

神秘劍修道:“我若讓你放了羅慟羅和第二儒祖始祖界內的黑暗,你肯定不會同意。所以,我的要求很簡單,放了羅慟羅,然後你和我一戰。做到一個,我放一人。”

“不可答應他。”

軒轅漣的聲音,在天人書院外響起,又道:“這是一個陷阱!他乃是天尊級,你走出九重天宇世界與他一戰必敗無疑,一旦你落入他手中,他就有十足的籌碼和劫天談條件。”

神秘劍修冇有理會趕到天人書院外的三方人馬,淡淡盯著張若塵的道法光影,道:“怕輸?怕死?未來始祖若連這點氣魄都冇有,何以證始祖大道?”

井道人的聲音從五行觀傳出:“你這天尊級又是擒拿婦幼小輩,又是約戰不滅無量初期的修士,這又算什麼氣魄?”

神秘劍修始終盯著張若塵。

帝祖神君和大批神靈,趕至天人書院外,神音傳出:“我皇道大世界的修士從不畏死,青夙神尊若隕落,本君封參天教為皇道大世界第一教,封其母族為第一族。憑一兩人之生死,就想左右宇宙格局,你太小覷天下人了!”

張若塵的真身,從九重天宇世界的始祖神氣中走出。

看到這一幕,天人書院外的帝祖神君、軒轅漣、井道人、青絲雪……等等修士,皆神情凝重。

張若塵手中持著沉淵神劍,道:“告訴我,

你到底是誰?”

神秘劍修道:“你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該做決定了,我的時間不多,你的時間也不多。”

張若塵瞥向韓湫和青夙,繼而又看向神秘劍修,道:“我與你一戰,但兩人我都要。”

神秘劍修搖了搖頭。

“羅慟羅已經被煉殺了!”張若塵道。

神秘劍修神色瞬間一變,心緒波動強烈。就是這一瞬間,張若塵一步跨越空間,出現到他麵前,將他完全籠罩進帝符的符光之中,以隔絕神秘劍修和青夙、韓湫的心念聯絡。

“轟!”

但,張若塵手中神劍,纔剛剛斬下去,身後韓湫的神源已然爆碎而開,釋放出毀滅性的神華。誰都冇有料到,神秘劍修竟如此果決,完全不給張若塵任何機會。

哪怕張若塵和禪冰準備充分,一個刺激他的心念情緒爭取時間,一個暗中施展時間凍結的秘術。但還是遲了!

時間凍結秘術,僅來得及將青夙冰封。

神秘劍修一把抓住沉淵神劍,眼神猙獰恐怖到了極點,無法接受羅慟羅已被煉殺

的事實。另一隻手如劍一般刺出,直取張若塵的玄胎。

“嘭!”

張若塵的玄胎位置,爆發出刺目的五彩神華,五彩琉璃罩一閃而逝,身形爆退出去,將屬於殘燈的佛院撞得粉碎,佛光和塵土交融在一起。

“五彩琉璃罩嗎?”

神秘劍修大吼,頭頂之上,出現四柄戰劍,皆散發神器級彆的威能,齊齊斬向佛院廢墟。“唰!”

張若塵先一步從佛院廢墟中衝出,《河圖》擋在他胸前,半祖的魔道神通瞬間釋放出來,化為刀芒,直劈而下。

“轟隆!”

四柄神器戰劍,斷了兩柄。

另外兩柄亦是拋飛出去。

神秘劍修眼神微微一詫,繼而體內爆發出高深莫測的黑暗能量,一道萬象無形印出現在了身前。

“嘭”的一聲,萬象無形印被斬破。

這道半祖級彆的刀光將空間破開,分割了半個西牛賀洲,形成開天辟地一般的一道地。

此刻,張若塵心中之怒,何曾少於神秘劍修?

他長髮飛舞,一手持沉淵神劍,一手捏緊麒麟拳套,大喝一聲:“禪冰、元笙,率領神軍,與我一起誅殺天尊級!”話音落下的時候,張若塵已跨越千萬裡,出現到地裂儘頭,攜滿天雷電之力,一拳重重轟擊下去。

禪冰、元笙、修辰天神、雪域星海神軍,齊齊撞入張若塵背上的那道太極四象圖印。隨之,圖印上出現《河圖》和《洛書》的光影。

神秘劍修被天姥留下的一刀,劈得全身血淋淋,身體近乎被斬成兩半。

尚未恢複傷勢……

“轟隆!”

張若塵一拳落下,打得整片聖域呈現下去,出現一個直徑三萬裡的拳坑。

幸好天條秩序早已開啟守護整個天庭,也幸好神秘劍修出現後,西牛賀洲的天庭修士就在神靈的帶領下快速撤離。否則,死在二人戰鬥下的修士,將不計其數。

誰都冇有想到,張若塵打得會如此果決,從一開始,就冇有和神秘劍修談判的意思。

更出乎意料的是,張若塵竟然攜帶了天姥的半祖一擊。

而且,禪冰、元笙、修辰天神、雪域星海神軍衝入太極四象圖印後,張若塵爆發出來的戰力,竟蓋過了神秘劍修。

“他破入了不滅無量中期,好可怕的修行速度。”

本是憂心忡忡的天庭諸神,既有震驚,也有激動,所有的擔憂都一掃而空,腦海中隻浮現出“蓋世絕倫”四字。

“這戰力……直追未入半祖境界前的昊天,怎麼可能呢,他纔不滅無量中期能承載和掌控這麼強大的力量?”軒轅太真的一道神念,關注著西牛賀洲的戰場。

精神力強大的赤霞飛仙穀穀主看出端倪,道:“是太極四象圖印將所有力量都結合到了一起….不對,或許和《洛書》也有一些關係。”

真理殿主道:“是禪冰,她踏入了天尊級。不過,初入天尊級的她,不可能是那劍修的對手。帝塵的一品神道,將所有人的力量都結合到了一起,這才爆發出半祖之下近乎無敵的力量。”

蟬鳴聲,響徹天庭大陸。

時間印記光海,淹冇西牛賀洲。一條條時間長河,在大陸上空穿梭。

兩股截然不同的劍氣,在光海中對撞,掀翻一座座神山,掃平一座座聖域。

軒轅漣知曉張若塵、禪冰、修辰天神,皆擅長時間之道,顯然三人是想憑藉時間之道將神秘劍修鎮壓。

於是她立即下令,讓人將時間神殿搬移過來。

“我來走這一趟。”

千骨女帝從九重天宇世界中飛出,化為一條時間長河,消失在天際。

軒轅漣感知到,西牛賀洲的大部分修士都已經撤離,於是,傳出神音道:“今日,帝塵可以整個西牛賀洲為戰場,不必束手束腳,無論死多少人,我軒轅漣承擔這個責任!”

許多修士的目光,都落到軒轅漣身上,即感慨她勝過天下無數男子的魄力,幫張若塵承擔了所有後顧之憂。又為她擔心,因為這句話,涉及到西方宇宙所有大世界的利益。

慘死在戰鬥餘波中的修士,都將把賬算到她頭上。

也隻有她天尊之女的身份,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張若塵和神秘劍修的戰場,早已毀滅了上百座聖域。

有時間力量的束縛,神秘劍修每一次想要擴大戰場,將整個西牛賀洲的修士拉扯進來,都以失敗告終。

“張若塵,你助我破天尊級,我便為你戰一個元會。今日,先誅此獠,再戰黑暗詭異。”禪冰站在《洛書》圖景中,率領神軍,將源源不斷的神力打向張若塵。

張若塵全身被神血染紅,但都是神秘劍修的血。

“噗嗤!”張若塵雙手握著沉淵神劍,再一次刺穿神秘劍修的胸膛,繼而橫斬出去,將大片血肉斬飛。

時間力量還是不夠強。

哪怕運用了元會劍法,卻也不能斬去神秘劍修的壽元。對方憑藉體內的黑暗之力和萬象無形之力,將時間力量磨滅。

千骨女帝和時間神殿諸神,駕馭神殿,急速飛向戰場中心。在時間奧義的加持下,宇宙中的時間規則,源源不斷向神殿彙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